您是第 9783922 位访客
当前位置: 首页 > 执行手记
执行手记383: “沉浸式”执行

执行手记383:

                                       “沉浸式”执行

                   叶长杉(温岭法院)

 

“执行难”不仅是法院的一项工作难题,它早已成为了一个社会现象,被社会各界特别是申请执行人所诟病。现在最高院提出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温岭法院响应号召,做了大量工作,取得了明显效果,但还是任重道远。

简而言之,执行无非是找人、找钱物,然后落实钱物予申请执行人。但说起来简单,做起来不易。2018年6月23日星期六,温岭法院全体执行人员包括执行辅助人员,组成各小组,分乘20辆警车,对温岭全市各乡镇分片区下乡执行,主要任务是对3000多件未执结案件的被执行人的人员去向、家庭和房产等情况进行调查,通知、督促其到法院履行义务。

我所在的执行小组共四人,由执行局长朱建平带队,赴温峤镇片区执行。朱局长预先联系好了温峤镇人民政府政法办杨主任,陪伴协助。我们的车先到镇政府接来了杨主任,然后在杨主任的提议下,来到该镇北珠村,杨主任电话呼来了该村村委会主任,我们叫他张村长。张村长又实在又热心,在整个上午的执行过程中,他毫无顾忌(顾忌村民数落他带队),尽心尽力,为我们带路、问询、联络,发挥很大作用。北珠村有1800多人口,是个大村,我们在该村走村串户,时而驾车,时而步行,时而打听旁人,时而电话联系当事人,有的案件责令被执行人尽快筹款偿还欠款,有的案件对双方当事人进行执行调解,其中一件案件经过朱局长苦口婆心的电话调解,口头达成了一方同意接收部分退货另一方支付所欠货款(执行款)的协议。对于上午走访的该村另外9件案件的被执行人,无论在家或不在家,都对其本人、家人、邻舍进行了或调查、或送达、或转告、或督责。

上午11:30多结束,回单位食堂吃饭后,下午1:40继续进行。再去镇政府接了杨主任,基于案件的分布情况,杨主任提议下午在温峤镇街区执行。

我们深入到家执行的被执行人都是电话联系不到,或联系到了但拒不到法院接受执行的当事人。乡镇街区找人、找屋比农村难多了。我们的执行组就遇到了情况。比如一件执行案件按判决书记载找到了门牌,但铁将军把门,街坊邻舍围了很多人过来,七嘴八舌,最后搞清楚被执行人原是借住在这里的,现在已经不住这里了。我们找到的既不是她的家,又不是她的屋,而她的家或住房肯定也难找,因为群众说她离婚了。再如,有件案件的被执行人按记载的龙鸣路某幢几号,几个人找了半天,问了龙鸣路上当地居民好几个,都不知道几幢在哪里,没办法,就退而求其次,把传票和督促令贴到了所在村村部的公告栏里了。

目前通过多部门协作查找被执行人财物,力度很大,效果很好;通过限制高消费、布控等手段,也可找到踪迹不定的当事人,这些都是执行的有效手段,给法院执行带来极大便利。但纵使穷尽这些手段,在执行人员接到一个案件时,无论能否联系上被执行人,只要他不能或不愿主动尽早一次性履行付款义务,深入被执行人的家了解其人、其家、其财、其踪,就是执行案件的基础性工作,不可或缺,而不该是因为承办案件的执行员人人都太忙,事务太多,就仅仅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整日打电话,点鼠标,理案卷,虽忙得很,成效却不一定大,而这有赖转变工作作风,包括上级的工作导向。6月23日我们在乡村忙碌了一天,结束时有一种沉甸甸的感觉,心里觉得不虚此行。这样的执行方式,对案件来说,掌握了基本信息;对承办人来说,知道了该案下步该怎么办,有利于缩短办案周期;对当地百姓来说,进行了一次鲜活的执行工作宣传。当日法院还邀请了温岭日报一名记者跟随我们的小组现场报道,温岭新闻网对执行现场进行了视频直播,6月25日温岭日报也作了文字报道。

我把这样的执行方式叫做“沉浸式”执行,把自己沉浸到最基层去,掌握最鲜活的情况,这是无数执行案件的基础性工作。

 

 

版权所有: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建议IE6以上版本浏览器,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浙ICP备06050081号

浙公网安备 33100202000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