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是第 9574693 位访客
当前位置: 首页 > 执行手记
执行手记384: 一路向前

执行手记384

一路向前

王洋洋(临海法院)

 

提笔写这篇执行手记,我是有点心虚的。作为一名进法院时间不算短的同志,除了干了两年执行内勤,也真没正儿八经出去执行过。多亏了几次协助执行局同事开展大执行,才体会到伙伴们的艰辛。

2018年5月26日

难得的一个周六,我却起的比往日还早许多。“六点半大踏步集合,准备出发。”我有些恼,毕竟是扰了清梦。而转念想来,对于这些,执行一线的伙伴们,早就习以为常了吧。且不说是早起,晚睡、半夜被举报电话叫起,也是家常便饭。

当我坐在警车上,还有些许迷糊的时候,就听见周法官跟朱法官在讨论谁家去了几次,谁在家的可能性大。而我一个土生土长的临海人也跟着他们来到了一个如果不是因为执行,这辈子都可能不会去的地方。这地方有些偏,想要找到被执行人家没人带路着实有些难。案件的承办人周同学提前一晚就联系了申请人来带路。可车停在路口等了近二十分钟,申请人还没来。大伙有些焦急,不是因为久等,而是担心有人给被执行人通风报信,人给跑了。为了申请人的利益,我们执行法官也是操碎了心。

之后,一路的盘山,我竟发现我们来到了黄南古道,有一个被执行人就在这个村。来不及欣赏沿途美景,大家的眼神都在这一块块门牌上。都是些老屋,夹杂着一些年久失修的破败楼骸,循着门牌号找住址,来回走了几圈也没发现相应的房子。于是,找了户人家来问。老阿婆看起来有七八十岁了,对于我们的问题,她好似没听见,只是不停地跟我们说着自己的事情。对于一个陌生的地方,凭一个地址和姓名就想找到人,有时就是那么困难。而对于我们执行一线的法官来说,这已不算什么。最后,我们寻到了另一个阿婆,在她的指引下,我们来到一间没有门牌号,也没有人在家的房子前。听阿婆说,被执行人常年不在家,家中只有老父母,现在估计也出去干农活了,可能要到傍晚才会回来。留下执行通知书,看着破旧的房子,希望家中的老人能转达给自己的孩子,也希望老人们能安享晚年。

沿山而下,我们又去往另一个被执行人家中。听着承办人的交流,我总结了一下,这个案子的被执行人估摸着属于家道中落,欠下钱还不上了。是呢,总有那么些案件的背后,有着令人唏嘘的往事。车到村口,路中间竟躺着一只晒着太阳浴,悠然睡觉的大黄狗。几声喇叭,狗儿淡淡地睁开眼,优哉游哉地走开了,想着这的狗竟连车都不怕,估计更不会怕人。一下车,一户人家门口竟然散养着三只狗。我着实有些害怕。突然间我想到之前在单位大群里看到的一张照片。照片的左角,蔡法官手执一拐杖型的棍棒。出于好奇,问了一下。原来,那天要去的地方以狗多且横出名。蔡法官出门前便准备了一根打狗棒——拐杖。看样子,我们的执行法官不光得懂执行,还得懂十八般武艺。执行的路上,沿途的危险层出不穷,或是意外,或是人为,但为了案结事了,同事们毫无畏惧,迎难而上。只是,为了所爱的家人和亲朋,他们也在不断提升自我保护的能力。

寻着寻着,我们来到了所找门牌的隔壁,看着已是残桓破壁的房子,同事们仍翻过邻居隔的竹栅栏,艰难地走到房子前。这时,听到一邻居说道:“你们小心点,那堆木材里有很多钉子的,别扎了脚。”“他们也是不容易,大周末的,还要出来,这么危险还要爬过去。”听着他们的对话,大伙儿心里是顿时觉得暖暖的。是啊,同事们对工作的坚守,养家糊口是一方面,但更多的是对法律事业的尊重,是看到自己的工作被群众肯定的欣慰,是解决群众难题后的满足。

2018年6月11日

今天,我被通知要下午四点半去食堂吃饭,五点准时出发大执行。顶着太阳,去到食堂,因为没到饭点,确实没有胃口,但这一出去执行,不知道要到几点才能回来。囫囵着吃了点,也是索然无味。

朱自清先生在临海教书的时候曾说:“临海是个山城。”而这两次执行,让我这个靠着海边长大的临海人着实深刻地体会到了这句话。来到被执行人家门前,正好看到他提着三篮摘好的杨梅站在门口。这让扑了他几次都没找到人的同事们眼前一亮,马上下车,亮明了身份。这个案子的标的并不算大,因为农田的事情,被执行人一个生气将申请人打伤。随后在法院调解结案。可这被执行人回家想想顿觉吃亏,又不付了。原告这才来到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被执行人穿好上衣,洗洗那因摘杨梅弄脏的手,气鼓鼓地跟着郑法官上了车,嘴里嚷嚷着:“你们把我关到紫砂岙(临海人称这里的拘留所为紫砂岙)去吧,反正这钱我是不付的。”这种案件,双方当事人多半憋着口气,因此,尽管钱不多,想被执行人主动履行的可能性也很小。没有我想象中的严厉批评,一路上,都是郑法官柔声细语的劝导,还有闲话家常。面对这样的法官,被执行人也没了脾气,但仍咬死不肯付钱。

一圈执行下来,时间已接近九点。下了车,我开始往家中走。而我们的执行法官,带着被执行人回到单位,调解仍在继续,不知何时才能回家。转天中午,我在食堂碰到了郑法官,询问起这个卖杨梅的被执行人。郑法官笑着说:“钱给了,上午就拿来了。”短短几句话里透出的满足,却是遮也遮不住。

两次的执行,我体会了奋战在执行一线的同事们的喜怒哀乐。我看到那被被执行人手掐在脖子上留下的淤痕,我看到那连日加班累到躺在凳子上睡着的身影,我看到两个幼儿生病也无暇照看的父亲,我看到桌前案件如山,愁眉紧锁的面容。还有很多很多,我是怎么也数不过来,而每一张画面,都让我鼻子一酸。我们的力量很小,但破解执行难,我们一直在路上!

版权所有: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建议IE6以上版本浏览器,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浙ICP备06050081号

浙公网安备 33100202000141号